延档、撤档、突然定档…剧集排播里的测不准原理

昨晚,《少年派2》于湖南卫视黄金档空降播出。当晚,酷云实时收视率峰值直冲0.94%,平均直播关注度也逼近0.7%,而前一天播出的《山海情》,酷云实时关注度还不到0.3%。对一部突然定档的作品来说,这一成绩不可谓不亮眼。

不过,比起

昨晚,《少年派2》于湖南卫视黄金档空降播出。当晚,酷云实时收视率峰值直冲0.94%,平均直播关注度也逼近0.7%,而前一天播出的《山海情》,酷云实时关注度还不到0.3%。对一部突然定档的作品来说,这一成绩不可谓不亮眼。

不过,比起收视率,更值得关注的无疑是这一波跌宕起伏的“档期学”。毕竟,这一档期最早是留给年代传奇剧《人生若如初见》的。7月17日,《人生若如初见》官微发文,官宣#人生若如初见定档0718#。顿时,粉丝为之狂欢。

谁成想,开播前一小时,豆瓣“收视率研究中心”小组就传出消息,该剧可能播不了了。一语成谶,到了开播的时间,播的是老剧《山海情》。

当晚,官微发布发布《延播声明》,称此剧因“技术原因”延后播出。究竟是何技术原因未能言明,但网友的失望已然溢于言表。

7月19日,有消息称 谍战剧《信仰》7月20日于东方卫视播出,但最终东方卫视选择和北京卫视联播二轮剧《警察荣誉》。为了赶上后者的进度,7月21日当晚,东方卫视连播三集。

短短数日,风起云涌。常看国产剧的观众不难发现,过去两年延档、定档再撤档、突发定档的情况,正在频繁发生。

定档不容易,撤档很迅速

近几年,行业秉持的第一准则,是“播出即胜利”。只要机会合适,能上抓紧上,哪怕没剪完加班加点也值得。先播出,再来考虑档期适不适合。

这和电影定档走上了完全相反的两条路。如今的大片,首要考虑的就是档期,档期选不好,票房差异可能就是天壤之别。但剧集毋须在意这一点。

《信仰》是国内第一部将李克农将军搬上荧屏的影视作品,讲的是国共内战时期红色谍报战线的故事。这样的题材想在短时间内走完流程是比较困难的。

《人生若如初见》传出定档消息也不只一次,只是从未像这次般如此明确。毕竟,不论是湖南卫视官微还是剧集官微,“还有X小时开播”的海报发了个不停。

《人生若如初见》的故事发生在清末民初,讲的是庚子国变后,求新求变的青年一代救国图强的故事。有消息称,《人生若如初见》即将改名《黎明即起》,比起原名,新名倒也更加契合。 庚子之后再过十年,便是辛亥革命;再过二十年,红船从嘉兴起航。

这里还有个小插曲。湖南卫视撤档当晚,爱奇艺直接上线了《人生若如初见》前6集。这厢粉丝还在心疼李现,那边剧集就突然能看了。可上线还没到一小时,该剧又紧急下线。

上一部闹出《人生若如初见》类似动静的,还要属《九州缥缈录》。2019年6月,刘昊然、宋祖儿主演的古代传奇剧《九州缥缈录》于开播前半小时撤档。官方给出的解释是因“介质原因”不能如期播出。一个月后,才与观众见面。

张涵予、秦俊杰主演的历史剧《天下长安》,开播前十几分钟撤档,直到现在仍未播出。

从2018年开始,遭逢调档的就有《大泼猴》《长安十二时辰》《热血同行》《带着爸爸去留学》《半生缘》《皓镧传》《东宫》等剧集。这些作品中,有的跌跌撞撞,在勉力修补之下最终播出了;有的则至今尚无消息。

为什么看部剧越来越难?

打开猫眼上映日历,拉到最下一列的2022年待定里,能发现很多观众期待已久的影片。譬如喜剧片之《超能一家人》《学爸》《保你平安》,譬如犯罪片之《平原上的火焰》《断·桥》《风在起时》,等等。影院缺电影,但它们却因为种种原因迟迟不能上映。电影隔壁,剧集也是难兄难弟。

平台无疑是缺剧的。北京卫视近两年的黄金档已经播了数次二轮剧了,江苏卫视、东方卫视黄金档去年也播过二轮剧。北京、东方卫视上一次联播的二轮剧,还是《理想照耀中国》,价值属性胜过市场属性。

北京卫视今年播出剧集一览

影视剧播出越来越难,一部分原因是基于题材原因。首当其冲的即是古装剧。基于“限古令”影响,近年来能在央视、卫视黄金档播出的古装剧凤毛麟角。《雪中悍刀行》《斗罗大陆》虽然上了央八,但一个在次黄档,一个在午间档。

题材敏感了,就要面临多方面审查。比如,历史剧之民族争议问题。《山河月明》中所有直呼“鞑靼”的台词,播出时都改成了北元。又如,历史人物真实问题。《风中奇缘》就曾因关于霍去病的情节饱受困扰,《霍去病》至今还没播出。

这种严苛,在某种程度上是网络舆情倒逼导致。当下网络环境,是群情激愤的时代。过去影视创作有条默认的规则,剧中人的观点不等于创作者的观点。这句话基本等同于“1+1=2”,到了现在,必须得时常拿出来念叨念叨,创作者接受采访时要强调,剧评人写文章时也要强调。在很多人眼里,故事不再只是故事,反倒成了历史的复现。一旦不如意,就很容易被扣上“XX虚无主义”的帽子。

另一部分原因,是涉及到了法律问题。这几年,明星艺人偷税漏税现象频发。税务违法金额一高,就变成了刑事责任。出现这一问题,剧集的播出必然会受到影响。配角还好说,一旦主角出了事,就只能“AI换脸”或换角重拍了。

价格问题其实也很重要。有些剧被“卡住”,是因为拍摄时正值影视行业鼎沸时代,成本高,性价比低。前几年行业景气,广告收入是大头,贵就贵了。这两年,热钱越来越少,平台想压价,片方不愿意,形成一场长久之战。

不过,好饭不怕晚。只要是好剧,突发定档,也不会耽误观众的喜爱。

近两年,空降定档而后播成热门的作品不在少数。《东宫》撤档后突袭播出,《庆余年》当天定档当天播出,《大宋少年志》播出时,官微连海报都没来得及做。《沉默的真相》《巡回检察组》几乎都是零宣传,前者是爱奇艺迷雾剧场最高分,后者首播时湖南卫视收视率屡创新高,二轮播出时也颇受观众的青睐。

同样悄然登场的,还有《阳光之下》《全职高手》《鹤唳华亭》《陈情令》……

抱怨解决不了问题,文艺工作者始终要保持韧性。作为观众,我们始终在期待有趣的新剧。作为从业者,我们也始终在盼着行业不断变好。

【文/马二】

The End

↓ ↓↓

发布于:北京市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上一篇:《哥斯拉大战金刚》——哥斯拉和金刚确实干了两场仗,结果挺人性的
下一篇:中国国家版本馆举行落成典礼 黄坤明出席并讲话

友情链接:


  • 宅男666
  • 激情乱伦文学
  • 巨骚综合
  • 午夜福利1000集福利92
  • 好男人视频免费高清在线观看
  • Copyright © 2022 黄三级100种日本免费(https://www.suoyou.org/) All Rights Reserved.